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治宣传网chinalaw124.com

总监、常务总编、法治研究常务主任:仁明

 
 
 

日志

 
 

【引用】四川乐山违法拆迁再造命案-被拆迁农民余开和自杀身亡  

2011-07-05 06:4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乐山违法拆迁再造命案-被拆迁农民余开和自杀身亡

2011年6月10日(周五)凌晨4点左右,余开仲的大哥余开和因与乐山市沙湾区太平镇政府征用其自留山土地并拆迁现住房(修建22万伏高压输电线)自杀身亡(报案后刑警和法医到场鉴定),时年刚过55岁。

据余开和的弟弟余开仲介绍:电力部门征地和拆迁补偿款以及相关的协调费用,全部都划拨到了镇政府,镇政府何故迟迟不发放到村民手中,当初对村民说修建的是50万伏高压输电线,后来又改口说是22万伏。据说这里面可能存在镇政府吃差价的问题;而且,在没有协商,没有签订安置协议,施工单位就全面进场,以至于老实的农民余开和承受不住压力,自杀身亡。

事件发生后,余开仲的母亲和余开和的女儿悲痛欲绝。余开仲于当天(2011年6月10日)早上5点59分得知噩耗后,迅速赶回,并于第二天(6月11日)找太平镇政府交涉。因为是周末,接待余开仲的镇党委王副书记、吴副镇长、武装部周部长代表镇党委政府告知我“你大哥余开和不是我们政府在拆他的房子时自杀身亡的,与我们政府没有丁点关系,政府没责任的,你请回”。

在此情况下,余开仲和家人只好返回家中先料理后事,一直到第三天(6月12日)都不见镇政府有人来死者家中看望和安慰。但余开仲和家人仍然寄希望镇政府能在(6月13日)星期一工作时间内来前来看望和安抚下死者家属,但镇政府官员却无视和冷漠老百姓的生命,一直不曾露面。

余开仲他们只好于6月15日到沙湾区政府信访办申诉。受到接待的同时,区信访局也通知太平镇镇长到场,同来的还有太平镇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当天下午返回太平镇政府协调,因政府拒不承认自身责任,只答应以困难补助形式给家属三万元,双方分歧较大,协调无果。6月16日,余开仲和家人再次到乐山市信访办申诉自己的要求,但直到余开仲6月23日返回云南,一直没见区、镇两级政府对此事拿出的积极态度和处置方案。

6月27日早上9时左右,余开仲的母亲和余开仲的侄女儿祖孙二人在孤立无援、多方求助无望的万般无奈境况下,才到沙湾区政府门口拉出了一条“还我儿子、还我父亲”的横幅。结果不到2分钟,就被政府动用警察拉到沙湾镇派出所,一直关押询问到当天下午5点后才放出,并用车送回五高山村家中。

从6月27日下午起,区政府和镇政府开始动用刑警大队、派出所警力,对余开仲家全部亲戚和邻近的三村五社乡邻、包括村民组长等,进行大规模调查、威吓,还有很大一部分人被直接叫到太平镇派出所进行隔离询问,余开仲妹妹余桂容从6月28日下午3时多点被叫到派出所扣押,直到当晚10点多才放出。其他亲戚也不同程度被派出所叫去询问和施压,人生自由受到时间不等的限制。

由于两级政府滥用警力,导致数百人身心受到不同程度惊吓,正常生活受到干扰,怨气不断积聚,民愤极大,极有可能引发群体冲击政府事件。

6月29日,参加过帮助料理死者后事的村民和乡邻计数十人,在村民小组长和前任村主任等带领下,来到死者家中,不顾死者的母亲和女儿的哀求和反对,要么强行将死者移开施工工地,要么家属就答应政府的条件,当天把死者安葬。

并告知死者家属,余开仲的家人也是被逼无奈,是政府的要求,否则,政府就要对他们实施拘留。死者母亲和女儿面对众多乡邻的压力,只得屈服。

自余开和自杀身亡到今天,政府还多方打听余开仲本人在沙湾区范围内不同单位和部门的战友、同学(其中包括政府公务员和人民警察),让其为政府做说客,让余开仲妥协,说是与政府对抗没有好果子吃,不要因为这事,让你老母亲今后在老家的日子不好过等等,实质上就是威胁余开仲,胁迫余开仲放弃正常维权。

余开仲和其家人的诉求

据余开仲说,他们的诉求是:

1、要求太平镇政府承担相应责任,公开对死者及家属道歉并作出相应的赔偿。

对于国家的经济建设,老百姓不仅理解,而且用实际行动予以了支持。当初政府来工作人员测量要征用和拆迁的面积时,死者也是配合并签字了的。但这牵涉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政府既不做动员工作,也不做政策解释工作,拆迁补偿标准村民也不清楚和知道,补偿的资金至今也没有发放到村民手中,施工队就开始进场施工。这完全违背了国办2011年5月13日出台《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等规定,村民受国家保护的权利就这样被基层政府任意践踏?

死者余开和因本身性格软弱,天性怕事,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担心住房拆了后补偿的钱长时间拿不到手,人到哪去住?生产生活怎么安排?从而陷入焦虑、忧愁和痛苦中,思想负担越来越重,精神压力也越来越大,恐惧心理不断加剧,直至于2011年6月10凌晨用利刃和农药自杀身亡。

人的生命最宝贵。我们要求镇政府还一个活人既不理智,也不现实,只能要求从经济上作一定赔偿。鉴于余开和的自杀身亡有自身心理承受能力不足的因素,也应当负有一定责任,我们只提出由政府赔偿死者家属人民币贰拾万元(200000元)。

2、沙湾区和太平镇两级政府滥用警力,向死者亲友施压和威吓,请严肃处理和追究主要责任人的责任。

当前,党和国家非常重视和关心“三农”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惠农政策。可镇政府官员官僚作风盛行,官老爷思想严重,对农民的想法和需求不了解,政策解释和说服工作不到位,只要服从,对老百姓仍然采用过去那种高压政策。这与党和国家一再要求和强调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严重相悖。

作为党和人民的基层政府,在依法行政和日常行政作为中,怎样落实和体现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树立亲民爱民的政府形象,难道一个人的生命就只值那区区数万元,还不比国内一些城市一平方米的房价?。记得温总理对政府工作一再强调过:什么事也没有人命关天的事大,老百姓的小事就是政府的大事。国家各级大调解中心成立时也明确指出:有事找政府。如今镇政府治下的老百姓真有事了去找政府,政府却拒而推之,何况还是因政府行为引发的事件?难道太平镇政府已经不是党和人民的政府了?余开和自杀身亡至今已是半个多月了,镇政府就没有一个人到过现场看望和慰问过死者家属,我们的基层政府官员难道就这么冷漠、就这样没有良知和人性?想想是不是让人心寒!据说就在6月15日当天下午,镇政府张镇长与死者家属第一次交涉因事离开后,死者家属找到另一吴姓副镇长要求给说法。可该副镇长以要汇报工作、检查卫生为由脱身,结果却遛到死者所在村的村主任家吃麂子饱口福。同在一村,作为政府官员,村民被逼致死无人问津,吃国家级保护动物却欣然前往。这样的官员,又怎样能把党和国家的利农益农富民政策很好地贯彻和体现?这样胡为,让我们的党和政府从何处赢得民心?

作为死者家属,正常的诉求得不到解决,也没有更好的途径让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不得已而为之,才在区政府门口拉了一条横幅。可政府以此为借口,利用手中掌握的社会公权力,开始动用大量警力介入,以调查为由,行施压、威吓之实,严重影响和干扰了公民的正常生活。党和国家一再强调,对此类事件不得动用警力,可沙湾区和太平镇两级政府却当作耳旁风,不仅严重有损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也造成严重的党群干群关系紧张和对立,引发极大的民愤。目前如不及时制止,任其胡为下去,势必使事态进一步激化和升级。

3、追查征地和拆迁补偿款的去向、以及补偿标准的真实性

据知,电力部门征地和拆迁补偿款以及相关的协调费用,全部都划拨到了镇政府,镇政府何故迟迟不发放到村民手中,这资金去向值得疑问?

据说当初对村民说修建的是50万伏高压输电线,后来又改口说是22万伏。是不是通过由高降低后付给村民的补偿标准也相应降低,镇政府侵占其中的差价?

目前,电力部门制定的给村民的补偿标准是不是与政府给村民的补偿标准一致?

余开仲希望社会各界给予关注、督促上级部门及早调查核实和处理此事件,消除事态扩大以致影响和谐稳定的隐患,让最基层党群干群关系不再紧张!

余开仲是死者余开和的弟弟,原系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太平镇五高山村3组公民,85年到武警云南总队服现役17年后,转业到地方工作,现为云南省中烟工业公司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曲靖卷烟厂组织干事。余开仲电话:13577403377

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太平镇镇长:张德才,电话13508133883。

死者余开和,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太平镇五高山村3组村民,1955年生,1990年离异,养有一女,已出嫁。余开和生前和77岁的母亲住在一起。

2011年07月04日

即将盖棺的死者
2011年07月04日

灵堂设在已经开工的工地上,此时他们还没有拿到拆迁安置款,也没有和他们协商,可是工地已经开工了。
2011年07月04日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