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治宣传网chinalaw124.com

总监、常务总编、法治研究常务主任:仁明

 
 
 

日志

 
 

引用 孙东东,我还不能接受你的道歉!(一)  

2009-04-09 06:5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oldchinaren孙东东,我还不能接受你的道歉!(一)

 

小时候各种媒体比较单一,接触事物极少,看电影,有一秀才吟出“有朝一日倒过来,上面粗来下面尖”的诗句,惊为天人。

现在的精英们已不懈于吟颂此类的陈词滥调了,因为国家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本属于人民的资源,愚人的教育体制、职称晋升体制和人材的选拔机制,培育了越来越多的精英和大师,既然是精英异或是大师,所以必然有不同于常人的言论,言必惊人,本人故且罗列一下近期精英们创造的乩语:

地铁公司总经理:“员工家属免费乘地铁是为了反恐”;人民代表:“坚决打击恶意讨薪”;人大委员“个税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交通专家:“自行车的污染比汽车更大”;狗屁统计会长:“中国不存在两极分化”;法院院长:“案件从错又纠正成正的”是为了体现司法公正;还有反伪斗士“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更有把奶粉中三聚氰胺的含量标准定得比出口美国猫食还高的刽子手专家……

凡此种种,各种理论层出不穷,国人便不能不为精英们的种种呓语所震撼,震级自然屡创新高,刷新的频率也越来越快,论调也更加高深莫测,逐步深入第九维的超灵异空间。

然而这些都还不能代表精英们的真正水准,孙东东教授超越时间和空间发出了历史最强音:

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此语一出真可谓宇崩宙裂,其强度大于宇宙大爆炸的强度,霍金先生一定会折服于孙教授的伟大学说,并虚心向孙教授请教宇宙的起源和终结问题。

悲哀!无比热爱我的祖国,却生活在一个法制亟待完善的现实中,距法制社会尚远,加之某些地区、部门存在的不作为、地方当权者不依法行事,甚至是贪官污吏与地方黑恶势力勾结,横行霸道,欺压弱势群体,侵犯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屡屡发生正义得不到申张、罪恶得不到惩戒、人民的诉求得不到回应的恶性事件,致使社会危机四伏。

当权者也深知其严重性和危害性,所以设置了信访机构,给予了人民上访的权利,并在2005年新颁布的《上访条例》中,给予了明确,无论制度本身还存在什么问题,毕竟是向法制迈出的一步。

不言而喻,上访制度是在法治不健全和地方政府不作为的时候,是对现存制度漏洞的一个有效补充。

许多多年得不到解决的事情,通过信访的途径,得已解决,事例比比皆是,勿需多言。

曾几何时,上访如云隙中透过的一缕星光,虽然暗淡,但却为蒙冤者带来一线生机和希望,为他们增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  

但面对政府部门存在的过分人治的实事,作为一个机构,部分信访部门的官员在处理问题上或多或少存在傲慢、冷漠、粗暴的现象,有些官员对解决实质性问题失去了动力与兴趣,因为解决上访者的问题,除了需要付出巨大的劳动以外,可能要触动许多人不正当的利益,甚至会触动一张无法理清的利益网、权利网、政治网,可能会伤害到受理者本身的利益和前途,实在不如陪领导打一圈公关麻将所带来的实惠更多。

 

@@@@@@@@@@@@@@@@@@@@@@@@@@@@@ 

对于上访者而言,尤其是那些反复上访者(也就是孙教授所说的上访专业户),他们是社会的弱者,对于那些依法的、顽强的、主张正义的上访者,用自己的钱,节衣缩食、露宿街头、甚至受牢狱之苦,去举报贪赃枉法者的行为,应当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国家的奖励,我们更应该关心、帮助他们,理解他们所承受的痛苦,查找问题所在,洗涤他们的冤屈,使正义得到申张,罪恶得到惩戒,这才是一个有正义感、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主任医师、国家卫生部专家委员、卫生法学专家的所作所为。

姑且不讨论孙教授调查了多少访民、多少信访部门,统计数据从何而出,仅就“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的表面特征与“偏执型精神障碍”之间建立起的这种必然联系,这种推断不仅武断,本身也很偏执,如果“抛家舍业”可以和“偏执型精神障碍”建立必然联系,那许多我们尊崇的伟人、学者、英雄都应该是标准的“偏执型精神障碍”患者,因为他们更加“偏执”,不仅是抛家舍业的问题,许多人是抛头颅,洒热血。

作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主任医师、国家卫生部专家委员、卫生法学专家不可能不知道:这种推断是一种武断、偏执、荒谬的推断。那何以还能信誓旦旦、负责任的说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豪言壮语呢?!

实际上原因只有一个,你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基本准则,孟子曰:“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可以称你为专家、精英、教授,但决不可以把你当做人来看待。

在三鹿事件期间,你愚弄广大国人,说什么:“目前我们国家市场销售的奶粉绝大多数保险,三鹿的这次事件应该是意外事件,偶发的,不属于群发事件,所以我想大家也不用过于担心。”“从目前来看政府处理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疏漏,发现问题以后及时调查了解,然后确认以后立刻公告,责成企业,企业这次也很主动,他去召回,主动承担责任。所以从目前政府监控来讲,发现这个问题以后,没有发现有什么严重的疏漏。”

实事怎样?三鹿事件的责任者不是已经得到处理了吗?当然还有漏网的禽兽,其中就包括孙禽兽,还有那位引用美国猫食标准作为中国奶粉标准的刽子手,无羞恶之心者,你敢面对那些哭泣的母亲吗?你敢直面那些痛苦中的婴孩吗?那些刚来到人世就离开的婴孩呢?会想到他们吗?摸一下胸膛,看一看良心是否还在?如果是一颗人的心脏,你会感到窒息,痛。

如果没有听到你在三鹿事件中的一派胡言,我会和其他人一样认为,孙大教授坐在象牙塔中,不食人间烟火,不了解民众的疾苦,不了解社情、民情、党情、政情,相信你仅是作为一名学者,在象牙塔内想当然的决断,发表了幼稚的言论,可以原谅你,一笑置之。

但回顾了三鹿事件中你的一派胡言,我终于明白,你非常的深喑官场之道,浸淫官场多年,已经成为一个披着专家、学者的外衣,丧失了做人基本准则的御用奴才,也许只是顶着一个充满碳酰胺溶液球体的灵长类罢了。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许多地方可以看到严厉打击越级上访、违法上访、集体上访的标语,为什么上访者会被送进学习班,为什么有些地方把上访者游街示众,甚至有的人直接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人以专家的名誉为施暴者创造理论根据,理论使施暴者的行为在合理、合法化的同时,更使他们肆无忌惮,明目张胆,为所欲为,这决不是变革时期的中国精英的所作所为,是伪精英,是误国。

中国正处于变革时期,各种隐伏的矛盾丛生,相互交织、消长,甚至酿成社会危机,正是各界精英大展宏图,报效国家和人民的有利时机,真正的精英应该为国家破解危机建言献策,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辛勤耕耘,为人民安享幸福鞠躬尽瘁,中国需要真正的社会精英,决不允许伪精英的祸国殃民。

没有羞恶之心的人已经不再是一个学者、大师,已经沦为恶者的帮凶、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恶及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品行远远的低于一名娼妓,娼妓多是因为生活无奈,生活于社会的低层,不得己出卖自己的肉体,却不一定在出卖自己的灵魂,伪精英们却生活于奢华之中,失去了人性,成为出卖灵魂的行尸走肉。

伪精英的存在沾污了人,使人类蒙羞;伪精英的言论沾污了语言,使华语失声;伪精英的理论沾污了科学,使文化失伦。

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道歉,你应该为三鹿事件和施暴行为所问责。

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