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治宣传网chinalaw124.com

总监、常务总编、法治研究常务主任:仁明

 
 
 

日志

 
 

引用 为权利而呐喊----张某之行政上诉状  

2009-04-14 20:4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zjy550969为权利而呐喊----张某之行政上诉状

 

张案系列之八

           为权利而斗争是每个人生而具有的权利,也是每个人生而具有的义务.对于此种权利和义务,任何形式的懦弱都是不允许的——张案两年多的感受。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张**,*, 19****生,汉族,家住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解放路街道马向社区窑厂队37号,电话:1308******08

被上诉人:马鞍山市政府,法定代表人:周春雨市长。

被上诉人:马鞍山市花山区政府,法定代表人:杨勇义区长。

被上诉人:花山区行政执法局。

上诉人张**因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确认被上诉人马鞍山市政府、花山区政府、花山区行政执法局强制拆除上诉人住房的行政行为违法并赔偿一案,不服花山区人民法院(2008)花行初字第4号行政裁定,现向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花山区人民法院(2008)花行初字第4号行政裁定;依法裁定由马鞍山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一审;

2、依法确认被上诉人强制拆除上诉人住房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依法判决被上诉人对其强制拆除的上诉人住房恢复原状或者在原地赔偿上诉人相同面积及朝向的住宅楼房。

上诉理由:

一、花山区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其对本案作出的行政裁定应依法撤销;同时本案依法应由马鞍山市中级法院进行一审。

20071228上午,上诉人曾就本案向马鞍山市中级法院提起起诉,被马鞍山市中院以其不受理行政诉讼案件及市委市政府曾说过此类案件不受理等理由拒绝。上诉人在花山区法院2008110日受理本案后,依法在法定期限内向花山区法院递交了本案的《管辖权异议书》,请求花山区法院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将本案移送到对本案有管辖权的马鞍山市中级法院。上诉人的管辖异议理由是:

1、根据《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本案为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行政案件。本案的被上诉人马鞍山市政府和花山区政府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并且本案案件复杂,其争议的行政行为为马鞍山市政府所决定、部署和支持,牵涉市、区、镇三级人民政府和众多各级各类行政机构,而花山区法院作为一个基层法院,在现行司法体制下,其审理和判决难以排除和克服来自有关行政机关的干预和障碍,这种情况必然会直接影响到本案的公正审理和判决,所以本案并不适宜由花山区法院来审理。从近些年的行政诉讼实践来看,涉及市、区级政府作出的有关拆迁,土地征收等具体行政行为,只要市、区级政府干扰行政审判,法院便无法公正审判。因此,本案依法由马鞍山市中级法院一审,无疑有利于本案得到公正对待,有利于对有关行政机构的违法行政行为进行公正的司法监督,有利于司法公正,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2、从本案一年来的事实情况来看,本案不适宜由花山区法院一审。

本案从花山区法院2008110日受理起已有一年多时间了,花山区法院至今未对上诉人的管辖异议作出裁定,对本案的管辖权问题始终采取回避的态度。花山区法院曾先后于2008年的116117121找上诉人及代理人谈了3次话。谈话中花山区法院称本案为错误受理,是因为与另一起起诉市政府征收案弄混了才错误受理的;原告应撤诉,重新向马鞍山中院起诉,这样能最大程度地保护当事人的诉权;如果本案一定要在花山区法院起诉,将会被花山区法院以错列被告、赔偿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等各种理由裁定驳回起诉或驳回诉讼请求等。谈话中,上诉人感觉到花山区法院已经遇到了难以排除和克服的干预和障碍。在与花山区法院第1次谈话的次日,上诉人就书面向花山区法院递交了本案的《不同意撤诉意见书》。其后,花山区法院电话通知上诉人取消2008130的庭审,从此便对本案不管不问。上诉人曾多次向马鞍山市中院等司法机关反映本案的管辖异议问题,未得到任何回复。2009112,花山区法院突然打电话通知上诉人去法院拿本案的“判决书”;2009113,上诉人收到花山区法院对本案的驳回起诉的裁定书和中止诉讼的裁定书两份裁定书,并在送达回证上签字。在裁定书中,花山区法院自称本案中涉及有关问题而中止诉讼,却未将所谓的有关问题明白说出。上诉人可否将花山区法院所谓的有关问题理解为来自市、区政府的干扰?

如上所述,上诉人诉讼过程中种种不公遭遇,充分地说明本案遇到了花山区法院难以排除和克服的干预和障碍,所以,本案不适宜由花山区法院一审,应由马鞍山市中级法院依法进行一审。

二、花山区法院的行政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本案的起诉符合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人民法院依法应予受理。

1、上诉人从未拒绝法院的变更被告的要求,花山区法院驳回上诉人起诉的行政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2008年的117,上诉人曾在《不同意撤诉意见书》上正式地向花山区法院提出,若法院明确告知本案的适格被告,上诉人同意变更被告。花山区法院未依法明确告知上诉人起诉马鞍山市政府和花山区政府属错列被告及其理由,致使上诉人无法正确选择适格被告,无法变更被告。因此,花山区法院以“错列被告”为由驳回上诉人的起诉,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在此,上诉人再一次明确向法院提出,本案若确实存在“错列被告”的问题,上诉人同意变更被告。

2、本案并不存在“错列被告”问题,至多是“滥列被告”,花山区法院驳回上诉人起诉的行政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上诉人认为,“错列被告”是指原告应列甲机关为被告而列了乙机关为被告的情形;由于对适格被告的起诉权属原告,在“错列被告”而原告又不同意变更被告的情况下,起诉无法成立,法院只能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但本案并不存在以上情况。依据花山区法院的裁定,本案的适格被告为花山区行政执法局,据此,本案至多只能说是应列丙机关为被告而列了甲、乙、丙机关为被告。在这种情况下,对花山区行政执法局的起诉仍然成立。花山区法院统统以“错列被告”的理由驳回上诉人的起诉,显然与事实不符,适用法律错误。花山区法院的这一行政裁定会造成花山区行政执法局等机构的违法行政行为逃避司法监督,客观上纵容了有关行政机关的违法行政行为,侵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利于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

3、花山区法院只列花山区行政执法局为本案的适格被告理由不足、违背事实。

花山区法院认为,花山区行政执法局是区一级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的机关,而马鞍山市政府和花山区政府不具备查处违法建设的法定职责,因此,花山区行政执法局是本案的适格被告,而马鞍山市政府和花山区政府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花山区法院的这一认定显然理由不充分,并违背事实。

《城市规划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逾期不申请复议、也不向人民法院起诉、又不履行处罚决定的,由作出处罚决定的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土地管理法》第八十三条规定“期满不起诉又不自行拆除的,由作出处罚决定的机关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按照花山区法院以法定职责来定适格被告的逻辑,那么上诉人应不应该列花山区法院或马鞍山市中院为本案的适格被告呢?这显然与事实不符,因此,花山区法院只列花山区行政执法局为本案的适格被告理由不足,也与事实不符。

花山区法院先认为,无证据表明马鞍山市政府和花山区政府为上诉人“违法建设被拆除的行政执法主体”,后认为马鞍山市政府和花山区政府“不是违法建设的确认机关,而是查处违法建设的执行机关。故原告起诉马鞍山市人民政府及花山区人民政府属错列被告,”花山区法院的这一认定显然违背事实,并存在认定理由自相矛盾的问题。

根据上诉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10——《马鞍山日报》的宣传报道《大手笔描绘美好家园》本案的事实是清楚的:花山区政府按照马鞍山市政府的统一部署决定,组织有关机构对上诉人的住房进行了强制拆除。花山区法院何以认为无证据表明马鞍山市政府和花山区政府为上诉人“违法建设被拆除的行政执法主体”?难道被上诉人提供了表明了其不是上诉人“违法建设被拆除的行政执法主体”的证据?花山区法院先是认为马鞍山市政府和花山区政府不具备查处违法建设的法定职责,后又认为二者“不是违法建设的确认机关,而是查处违法建设的执行机关。”行政裁定的认定理由显然存在前后矛盾的问题。根据上诉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8——马鞍山市纪委关于举报调查反馈会议的录音,花山区行政执法局称其并不是违法建设的确认机关,而是查处违法建设的执行机关;在该证据中,花山区行政执法局明确答复,他们是根据马鞍山市城市规划局的马规巡区函[2007]55号《规划巡查联系函》来对“红东餐饮街”地段的违法建设进行认定。据此,上诉人可否认为,花山区行政执法局不是违法建设的确认机关,而是查处违法建设的执行机关,故起诉花山区行政执法局属错列被告?如果可以这样认定的话,连起诉花山区行政执法局都成了“错列被告”。因此,上诉人认为花山区法院认定适格被告的理由前后自相矛盾,并与事实不符。

同时,花山区法院在上述认定中,直接将上诉人的合法住房称为“违法建设”,在本案未进入实体审查的情况下,这一认定显然是违法的,并与事实不符。

4、将三被上诉人列为本案的被告符合本案的客观事实。

上诉人提供的证据10揭露了本案的事实真相。这篇市委“党报”的宣扬报道明确指出花山区委、区政府“坚持顾全大局,服务大局。特别是根据全市东扩南进发展需要进行的重点项目建设,如红东餐饮街、海外海名仕苑等,坚决服从全市统一部署,精心组织安排,强力推进拆违,保证了全市重点项目在花山区的顺利推进。”从上述宣扬报道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强制拆除上诉人在“红东餐饮街”地段的住房的主谋是马鞍山市政府,而动手的帮凶是花山区政府、花山区行政执法局等机构,捏造的“罪名”则是“违章建筑”。

上诉人认为,本案中,上诉人并未收到马鞍山市政府、花山区政府、花山区行政执法局这3个行政机构的关于强制拆除上诉人住房的法律文书,因此,无法以有关法律文书的署名机关确定被告。上诉人认为,本案中,马鞍山市政府针对“红东餐饮街”地段强制拆除进行统一部署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上是一个带有强制力的行政命令,有具体的执行内容,对上诉人合法权益的得失产生了直接影响,是可诉行政行为;而花山区政府和花山区行政执法局根据马鞍山市政府的决定,承办具体事务,因此,在无法律文书确定被告的情况下,将马鞍山市政府与花山区政府和花山区行政执法局一同列为本案的被告符合本案的客观事实。

5、本案的起诉符合《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没有制作或者没有送达法律文书,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只要能证明具体行政行为存在,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本案中,三被上诉人均未制作强制拆除上诉人住房的法律文书,也无法向法院提交其将有关法律文书送达上诉人的证据;而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和被上诉人的答辩状均证明了强制拆除上诉人住房的具体行政行为存在。所以,上诉人认为法院应受理本案,而不应以“错列被告”等理由推托案件,回避本案中的违法行政行为。

三、被上诉人的强制拆除行为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超越法定职权,属违法行政行为,被上诉人应对其强制拆除的上诉人住房恢复原状或者在原地赔偿上诉人相同面积及朝向的住宅楼房。

1、被上诉人的强制拆除行为无事实依据。

从被上诉人向法院提交的答辩状及其证据来看,被上诉人均未能向法院提交上诉人住房为违法建设的证据,同时,被上诉人花山区政府及花山区行政执法局在其答辩状中承认上诉人的住房是合法的;与之相对的是,上诉人向法院提交了建房的证书。因此,事实非常清楚,上诉人的住房是合法的,并不是政府机构所谓的“违法建设”,被上诉人的强制拆除行为显然无事实依据。

2、被上诉人的强制拆除行为未经法定程序。

依据《行政处罚法》、《城市规划法》及《土地管理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拆除违法建设应遵循以下程序:立案、调查取证、上报审批、决定、送达与执行、实施强制拆除。而上述每一阶段,都会产生相应的公文资料,如立案审批资料、现场检查笔录、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听证笔录、行政处罚决定书等等。从被上诉人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来看,被上诉人均未能向法院提交其强制拆除行为符合法定程序的相关文件资料,被上诉人强制拆除上诉人住房的具体行政行为显然存在着未经法定程序的违法问题。

3、被上诉人的强制拆除行为适用法律错误,超越法定职权,应确认为违法行政行为。

依据《城市规划法》第四十二条和《土地管理法》第八十三条的规定,对于违法建设,无论是处在集体土地上,还是处在国有土地上,都应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被上诉人马鞍山市政府、花山区政府、花山区行政执法局均无权行使法律赋予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权。

综上,被上诉人的强制拆除行为属违法行政行为,被上诉人应对其强制拆除的上诉人住房恢复原状或者在原地赔偿上诉人相同面积及朝向的住宅楼房。

为此,特请求贵院依法撤销花山区人民法院(2008)花行初字第4号行政裁定,依法裁定由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一审,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纠正被上诉人的违法行政行为,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保障国家法律的正确实施。

此致

马鞍山市中级法院

上诉人:张**

2009年    元  13  

  评论这张
 
阅读(11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